微信公众号腾讯微博新浪微博

河源乡情报

最新文章

热门阅读

乡风

您的位置:河源乡情报 > 首页 > 乡风 > 阅读文章

“百姓宗祠街”: 祠堂在哪,根在哪

点击阅读:105次  发布时间:2019/12/30 11:36:02  [ ]

■本报记者 林涌生 谢思思 文/图

对于中国人而言,祠堂是一个宗族的中心,是宗族议事、聚会、执法的场所,是族亲的荣誉感、宗族观念及凝聚力的体现。而对于客家人而言,祠堂更是承载了客家先祖漫漫迁徙路上颠沛流离、可歌可泣的历史,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客家人重视家族,重视祠堂,重视血缘传承,更重视那段烙印在血脉之中的与命运斗争的精神。

客家人对祠堂的敬重是刻在骨子里的,所以,一般祠堂的建造都十分的讲究。但在紫金县紫城镇下厚街和儒林街,在这两条呈十字纵横交叉、不足2公里长的古街上,竟同时建有不同姓氏的明代宗族祠堂达34座!数量之多、密度之大的祠堂在河源实属罕见,也给了专家学者们一个更好研究客家迁徙历史的历史佐证。

明代宗祠齐纵横

紫金县原名永安,建于明朝隆庆三年(1569年),1914年改称紫金。明朝之时,下厚街及儒林街即是老县城衙门所在地。建县初期,县城人烟稀少,各项县务难以展开。据当地老村民介绍,明朝建县之时,县城人口不足5000人,时任永安县令林天赐为了聚拢人气,大胆决定,号召各姓村民在县城兴建祠堂及学堂,并为各姓村民免费提供土地。各姓村民为了抢占最佳地段,纷纷大兴土木,几年时间,34座祠堂如雨后春笋,在纵横不过两公里的儒林街和下厚街挺立了起来。

有学者称,紫金属山区县,明嘉靖中期,纷争不断,官府屡次镇压,导致社会动乱,人烟稀少。明隆庆初置县后,社会政治渐趋安定,政府当时提出免费提供土地给各姓先民兴建祠堂和学堂,一方面是借集中兴建祠堂来聚集人气,另一方面是借人气兴旺来振兴当地市场经济。

而在经过四百余年的岁月风雨后,当年的34座巍峨祠堂,如今命运各不相同。

下厚街和儒林街现有的34座不同姓氏的宗族祠堂如今存在三种情况:一是现在原址破旧,可以修复;二是个别宗祠变成了民房或步行街道,很难完全恢复甚至无法恢复;三是经过翻修至今保存完好,如刘家祠、卢家祠、江家祠等十数家。

始建于明朝万历年间的苏家祠,如今仍保留着当年的样貌,庄严而古朴。但罗氏宗祠、陈氏宗祠等数十家宗祠饱经数百年岁月侵袭,经历着瓦凋墙倒的凄凉景象。

但还好,自2008年紫金县委县政府决心恢复这条“百姓宗祠街”,并计划将这条历史悠久的百姓宗祠街打造成历史旅游观光新景点。各姓族人积极响应,目前已陆续恢复部分祠堂旧貌。以下厚街陈氏宗祠为例,陈氏族人于2008年赎回祠堂房地产权,2009年动工建设,2011年建成,耗资四百余万,建筑面积达460平方米。

除此之外,黄家祠、刘家祠、罗家祠、赖家祠等十数座祠堂也开始如火如荼地整新翻修。

百岁牌坊今仍在

位于县城下厚街33号的刘家祠,是当地最有名的祠堂之一,其始建于明朝崇祯十七年(1644年)。紫金刘氏一族数百年里培育了许多名人名士,族人有清代一品光禄大夫刘名载和近代革命先烈刘尔崧、刘琴西、刘乃宏等。现仍保留有刘名载故居“观察第”和刘名载谦让乡邻的“饶让巷”。2004年8年在该祠堂原址复建时,刘氏族人在门坪前地下3米深处挖出了清代康熙百岁石牌坊。据考证,清康熙六十一年旌表刘吉人妻廖氏,百岁长寿,品德超群,故奉旨在祠堂前建造了百岁牌坊。

据刘氏后人介绍,百岁牌坊为了旌表刘氏,立在刘氏宗祠门前百余载,岁月悠悠,饱经风霜。但在1951年间牌坊上半部被毁,令后人十分心痛。在2004年秋,修建祖祠时,意外挖出了牌坊的下半部分,经刘氏族老回忆和查找相关史料,按牌坊原貌在原址之上重新树立。又经刘氏后人向县政府申请,2005年3月10日,刘氏百岁牌坊被紫金县政府公布为紫金县第四批文物保护单位。

对刘氏后人而言,不论是这座祖祠,还是百岁牌坊,都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不论子孙后代去往何处发展、生根,祖祠与牌坊都守在家乡的土地上,告诉后人,“根在这里,家在这里。”

“让他三尺又何妨?”

刘名载,紫金花园刘氏,清乾隆年举人,嘉庆年进士。在朝为官期间,深入实地,体恤民情,为民办事,民多拥戴,被称为“刘青天”。后来被诰封为一品光禄大夫。刘名载为官清廉,而位于刘家祠百岁牌坊西侧的“饶让巷”,则彰显了紫金花园刘氏族人仁义礼让的家族传统。这个典故流传甚远,至今仍教育着后人。

据《紫金县志》记载,刘名载在任职期间,接到族人寄书求援,称毗邻江家与他们争建祠地界多年未结,刘名载抄录了一首先贤名诗“千里传书为一墙,让他三尺又何妨。万里长城今尚在,不见当年秦始皇。”回复来信,告诫族人要顾全大局、谦让乡里。刘名载的族人接信后,主动沿地界退后三尺。江家人听说事情的缘由后十分感动,也将祠堂的地界退后三尺,时人遂将此巷称之为“饶让巷”。至今,“饶让巷”仍默默无声地教育和警示着无数后人。

刘氏后人深受仁义礼让的家族传统影响,近代也走出一批英勇的革命先烈,中国共产党最早的党员刘尔崧、刘琴西两兄弟便是这样的。刘尔崧(1899-1927年)在广州“四·一五”反革命大屠杀中被害,刘琴西(1896-1933年)是紫金县党组织的创建人,又是东江地区和粤赣边区革命运动的领导人之一,被秘密杀害于广州黄埔港。

紫金客家家族的信条就像后人对家族的血脉认可一样,也深深烙印在人们的灵魂之上。

复兴或指日可待

随着时代的变迁,紫金县城儒林街和下厚街仅存的这些古祠堂大多数已成陈年古迹,但其建筑风格仍十分鲜明,有一定的观赏价值和历史研究价值。目前的下厚街和儒林街,除了部分宗祠保持了原址原貌外,其余原本处于残墙断壁状态中的宗祠也迎来了后人重视和重新修缮,按照这样的发展进度,恢复百姓宗祠街当年的辉煌,指日可待。

如今已修葺一新的刘家祠包括百岁牌坊、饶让巷、百岁牌坊主人第五代孙——清代一品光禄大夫刘名载故居的门匾、轮鼓石门墩、禁赌牌等,都是按原件“以旧修旧”的原则进行修复,基本恢复到以前宗祠的模样。

紫城镇永安社区书记李国清告诉记者,县委县政府一直很关注百姓宗祠街的建设情况,各路专家学者、当地名士也都十分关注着宗祠街的情况。有学者称,这条百姓宗祠街对于研究客家宗祠历史与客家迁徙历史有着非常重大的帮助,这里就有着鲜活的历史。

而对于百姓宗祠街上所有祠堂的后人而言,逐步修缮完善宗祠街也是为了能让更多族人看到家乡的发展,看到家族的前进,增强家族的凝聚力及向心力,让更多有能力的族亲回到家乡,帮助家乡建设。

 李国清说,百姓宗祠街作为紫金的一个旅游景点,不仅可以给海内外各姓族人提供一个寻根问祖的好地方,而且还可以给当地城乡老百姓提供一个联谊之地。百姓宗祠街现在正在完善细节,争取在2到3年内全面完成,到时将成为联谊招商的平台。

我要评论
  您的称呼: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二维码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