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腾讯微博新浪微博

河源乡情报

最新文章

热门阅读

乡讯

您的位置:河源乡情报 > 首页 > 乡讯 > 阅读文章

人间烟火

点击阅读:104次  发布时间:2020/1/21 10:51:45  [ ]

■丘玲美

从晨曦初现到暮色四合,每一天的细微变化都入眼入心。把日历翻了一遍又一遍,寻找折起一角的除夕那页,数着离这天还有多长时间,心里是欢喜的。终于腊味飘香了,天台上、窗户外、骑楼栏杆上,挂着一串串令人心旌神摇的红,对着日光斜睨眼,还能偶然瞥见某串红尾部凝着一颗透明的油珠。琢磨来琢磨去,终于想好新衣的款式颜色,仍担心被隔壁姑娘比下去。少年时期的年,充满期待,格外丰盈。

长大后,渐渐不那么喜欢过年,年龄越大越觉得日子过得格外快,似乎一不留神时间就从指缝溜走。年终时分把年初到年尾细细检阅一遍,时常会有一事无成、蹉跎岁月的不安,于是年的临近让人变得惶恐。

可是年仍然要来。

年廿四,母亲把泡好的糯米沥干、磨粉、装盆、加糖水、揉搓、静置,年廿五把面团、笸箩挑至大祠堂,赶早做圆粄——年年如此。此时的祠堂格外热闹,妇人们闲扯笑闹,把某年哪位婶姆煎穿锅底的事拿出来又戏谑一遍,手里的功夫也没落下,谈笑风生间已揉好一个个糯米团。

糯米团经过一夜的发酵,已足够柔软筋道。爱玩的小孩用糯米团捏出奇形怪状的小动物或小人儿,还煞有介事地嵌入芝麻或花生做眼睛。此时大人们并不气恼孩子的调皮捣蛋,反而笑着一一品评哪家孩子捏出来的形状最好看。

做圆粄并不复杂,是个耐心活儿。取小团糯米团,搓上芝麻或花生揉成条状,再分成等量小块,揉成圆球状。每做好一笸箩圆粄,便拿去大灶下锅,用文火煎炸。火势太大煎出来的圆粄会发黑,口感发苦。出锅成品,是为煎堆,寓意团圆、圆满。煎堆是客家人在流转迁徙的岁月长河里,用于果腹和祭祀的佳品。

大灶开锅,豆油匀匀翻滚,香味四溢,逗引着小孩们的味蕾。热情的妇人,每每遇到近邻和小孩观摩,总会招呼着一起吃头锅粄。年未至,心已热。这是客家人的年货,朴实无华,取材简单。煎堆的制作过程夹带着家长里短,也夹带着平安福气。

我们时常追寻仪式感。生活太粗糙乏味,仪式感使之精致和充满意义。母亲在每年节气上不怕折腾、毫不含糊、乐此不彼的态度,又何尝不是日复一日寡淡生活上的仪式感。即便一年当中有三百多天的乏味,也仍有一天可以感受不一样的美好。年俗的仪式感,是庄重的、包容的,也是用爱凝结而成的。除夕团圆之夜,听着熟悉亲切的乡音,吃一口熨帖的家乡饭菜,把一年的疲惫倦怠随之咀嚼吞下,心里仍隐隐升起对新一年的热忱和企盼。这时候你只是远方归来的游子。一事无成也好,蹉跎了岁月也罢,年在,希望便还在。

年味不是越来越淡,是我们的心被塞得越来越满。对家、对故土的眷恋并非无所依傍,它就在那儿,只需轻轻走近,把塞得过满的心空出一个小小角落,静静地聆听:哦,是家园在呼唤。

年味是一碗用家园亲情烹制熬煮的热腾腾的人间烟火。咬一口外皮酥脆内里糯软的煎堆,心生敬畏与暖,年之惶恐渐消。敬天地之馈赠,惜母爱之烹饪,此刻心内一切繁琐杂碎靠边,此刻只关注嘴里的香甜。

食人间烟火,哪有空烦忧啊。

分享到:
我要评论
  您的称呼: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二维码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