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腾讯微博新浪微博

河源乡情报

最新文章

热门阅读

乡土

您的位置:河源乡情报 > 首页 > 乡土 > 阅读文章

失落的古建筑该何去何从?

点击阅读:146次  发布时间:2020/2/6 11:40:06  [ ]

——走进和平县大坝镇鹅塘村古村落建筑群

■本报记者 林涌生 文/图

位于和平县大坝镇的鹅塘古村,已有近五百年历史。鹅塘古村南北长约5公里,东西宽约1公里,村子两边各有一排丘陵小山坡,由此形成了一个狭长的盆地。两条小溪在盆地中央自北向南流过。沿河两岸有大片的山田。村中袁姓、刘姓、曾姓、白姓等百姓就散居在这青山绿水之间,安静平和地度过了五百多个春秋。

明清之时,鹅塘古村是和平县北上的主要通道,上京古道就从这里经过,承担了大量南来北往的货运,同时也给鹅塘带了当时先进的文化。青山不老,得育苍生,现在的古村中仍保存着明清时客家风格十分鲜明的古建筑群,其中有龙衣屋、方围屋、石桥、古道、围寨等,数量多且形式鲜明。但岁月有刀,五百年的时光过去了,这些往日里大气恢宏的古建筑,模样早已面目全非,不复当年的盛景。

安墩围:“避难所”难逃岁月沧桑

袁姓是当地的大姓,清代时,当地袁姓为了抵御流寇盗匪,建造了一座防御性极强的山寨。石灰夯筑外墙,棱角压砖叠涩出檐,四角建有碉楼,并设有对外的枪孔。围内饶墙外还留有一米宽的走道,以便防守,这就是安墩围,在当时,每逢流寇盗匪猖獗,这里就是村中百姓的避难所。

在鹅塘古村现存的古建筑中,清代所建的安墩围是至今保护最为完整的山寨。只是这样具有非常重要历史意义的古建筑,也难逃岁月凋零的命运,墙体坍塌,屋瓦剥落,仿佛一夕之间就破败了一般。刘阿姨住在安墩围旁,她说早几年时还有人家住着,但随着老一辈人逝世,年轻人不再住在安墩围内。如今,也就剩下一个年仅九旬的阿婆还坚持住在安墩围内。刘阿姨还说,早几年时还有不少人来参观调研,现在来的人越来越少了。

安墩围可以说是和平县内唯一保存完整且仍住人的古寨,为研究明清时客家习俗提供了有力的实物依据。只是随着关心的人越来越少,最后一个住在围内的老人离去,缺少了人气的支持,这样的古寨能在岁月的长河中支撑多久呢?

鹅塘大屋:袁氏老宅日渐荒芜

鹅塘大屋始建于清代,坐北向南,占地面积3350平方米,土木砖瓦结构,是龙衣屋形式,两重围,灰瓦白墙,气势恢宏,是当地大姓袁氏的老宅。鹅塘大屋的主体建筑为府第式,下厅前轩用穿斗承檩,五步梁,圆木檐柱,鼓形花岗岩石柱础,穿斗与月梁上浮刻着双龙戏珠与瓶花图案,而上厅梁架简谱,后壁设有木神龛。上、下厅之间有天井,连接两厅有廊庑,两侧有厢房。当时,袁氏家族便住在此,繁衍生息。2012年,鹅塘大屋因重要的历史与建筑价值,被和平县政府确立为和平县文化保护单位。

鹅塘村书记袁海深带着记者参观古屋时,连连感慨,鹅塘大屋承载了当地袁氏非常重要的历史回忆,是不少老一辈袁氏族人记忆之中家乡的象征,但随着风雨侵袭、年久失修等问题的接踵而至,这座大气磅礴的大宅子也难逃坍塌荒芜的命运。袁海深说,自六年前,鹅塘大屋在大雨中坍塌开始,这座老宅就开始渐渐撑不住了,庭内荒草丛生,断壁残垣越来越严重。袁海深说当地村民不愿见大屋沦落到这个地步,曾自发捐款修补,但杯水车薪无济于事。“只希望能有更多人关注到鹅塘的这些老建筑,能帮助鹅塘保护这些老建筑!”袁海深说的不止是他自己的愿望,也是当地村民的愿望。

鹅塘古道:渐渐冷清没了人烟

据《和平县志》七修本记载:“自县治东北行由东坝街至九子岗至大利坝狭颈至甜鱼礤至阱下至山高阱中洞径至芩岗至三角山至船型围至定南老城”,这是县城北上至江西甚至到北京的必经之路。但因岁月久远,大部分道路已因建筑、改道或废弃,可是在鹅塘古村之中仍保存着一段完整的古道。

古道两旁有清末、民国时的民居,这些民居近路一面的窗户都有砖砌柜台与宽阔的窗户。在当时,这是古道两旁的商户,是古道货运的佐证。但现在,村民早已不在此居住,原本坚守的老人也被家人接走了,古道渐渐没了人烟,也就渐渐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凤凰楼:刘家旧宅杂草丛生

没了人气支持,古建筑所能迎来的命运也就是荒芜。这个道理,在当地大屋凤凰楼,也得到了印证。与鹅塘大屋一样始建于清代的凤凰楼,是当地刘氏的老宅,坐东朝西,占地面积约3000平方米,两边各有三排横屋,正中为上、中、下三厅,中间有两个天井。在中厅檐前用整齐的卵石铺成团风与金钱纹饰图案,门上有匾,上刻“永建乃家”四字。三厅都有过道廊通往内外横屋,横屋前有长方形天井,天井之中有廊庑,两边用石砖砌成间墙。与鹅塘大屋的大气不同,凤凰楼的建筑风格更加雅致。

家住凤凰楼附近的刘阿姨告诉记者,凤凰楼早已无法住人了,之前住在凤凰楼内的村民,这几年里也渐渐搬出,在附近另起了新房。记者在凤凰楼内参观时,发现天井、廊庑之上都已长满了杂草,但是建筑仍保存完好。

记者手记:

缺少修缮与维护,是包括凤凰楼在内的鹅塘古村落建筑群目前所面临的最大难题。如果要修缮这类具有历史意义的老屋,如何重新聚拢人气才是当地最先考虑的问题。鹅塘村书记袁海深也说,鹅塘的地理条件与人文历史,都十分适合开发旅游产业。当地的古建筑群之中,还有许多未被深入挖掘。但只要能够得到多方支持与帮助,鹅塘古建筑群势必能从岁月凋零的悲哀命运之中脱身,重新焕发生机与活力。

我要评论
  您的称呼: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二维码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