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腾讯微博新浪微博

河源乡情报

最新文章

热门阅读

乡韵

您的位置:河源乡情报 > 首页 > 乡韵 > 阅读文章

河源作家写河源

点击阅读:153次  发布时间:2020/3/16 11:34:58  [ ]

作者简介

陈振昌,男。广东河源市和平县人。广东作协会员。广东小小说学会监事长。有散文小说评论小歌剧电影文学剧本作品散见于《中国作家.影视》《中华文学选刊》《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百花园》《大公报》《北京晚报》《羊城晚报》《南方日报》《广州日报》等报刊。

万绿湖畔说春秋

车出河源市区,往西,走6公里,就是万绿湖了。

我家住在市区,可以说是万绿湖畔人家。万绿湖今昔,万绿湖春秋,应该是一个很好的话题。

在祖国的岭南,广东省东北部东源县境内,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湖,叫万绿湖。水域面积370平方公里,与闻名遐迩的杭州西湖比较,是杭州西湖的68倍。因为壮阔和浩瀚,所以人们又称它为“山的海”,这山的海叫得很实诚,很明晰。尽管它很大,开阔处无边无际,但终究水离开山,被四周的群山环抱着。湖水清晰透明,掬一捧于掌心,舀一勺于玻璃罐,它是纯清白色透明的,可你朝湖面望去,它却是湛蓝湛蓝,这湛蓝湛蓝便是绿了。四周的山,草木葱笼,浓荫覆盖,层层叠叠,漫无际涯。绿荫一片天地。因为地处北回归线“沙漠腰带的东三奇”之一,所以得天独厚,没了风刀霜剑严相逼,四季皆绿,天蓝地湿,山绿水绿,处处皆绿,这不就是万绿了么?万绿万绿,姓万,名绿,乃实至名归。

万绿湖是人工湖,不错。是华南地区最大的人工湖,它与华东地区最大的人工湖千岛湖并列为姊妹湖,星星相耀,共同构建了祖国南方的美丽与神奇。有人说,大自然才是鬼斧神工,人工的,到底是人工的。偏颇了,朋友,鬼斧神工值得称羡没错,但巧夺天工不也同样值得赞美吗?再说了,自然与人工是息息相关的,没有你,哪有我?有了我,发现你;我因你漂亮,你因我美丽;陈陈相因,锦上添花,琴瑟和弦,高山流水,又何乐而不为呢?其实,世间景观万万千,不过只有两大件,天造地设属自然,人文智慧是新篇。

万绿湖是改革开放后的称谓,之前,它的本名叫新丰江水库。因为水库是建筑在新丰江的大地上,因此得名。现在,水库大坝上“新丰江水电站"几个苍劲有力的大字,仍然熠熠生辉,是陶铸同志题写的。他书写的,不仅是水电站的名称,更是留存了历史的记忆。

 都在说历史邃道,那我们就随悬浮列车走一走。到了,这个站是1958年至1962年。经过中国水利专家地质专家气象专家的全面考察和论证,千年沉睡的东江最大支流新丰江被发现了,全长163公里。它可是一条龙啊,让它舞动起来,呼风唤雨,集雨面积可达到8513平方公里,不得了,很适合开拓修筑一个大大的人工湖,建一个大型的水力发电厂。建成后的大湖就是华南地区最大的水库,最大的水力发电厂了。可储存水量达139亿立方米,灌溉下游数县的农田,装机容量可达302兆瓦,每年发电9.9亿千瓦时。其时,中苏友好,中国请了苏联专家全面考察论证,双方达成共识。1958年破土动工,至1962年竣工。预期的目标完全变成现实。值得浓墨重彩书写的一笔是,我们的新丰江农民,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作出了无私的牺牲。鱼米之乡的南湖镇,整个被淹没在水库底了,计共6个乡镇的农民,23091户94311人告别了他们眷恋的故乡,迁移到外县或本县他乡。15524人,虽然没有离开故土,但也要从山脚迁移到半山腰。我们赏心悦目游览徜徉赞叹万绿湖美好的今天,千万可别忘记了他们。没有他们的顾全大局,自我牺牲,就不会有万绿湖的今日。

邃道再长,总有尽头。光亮就前面了,像电影的“化出",让我们从历史回到了现实吧。

人类的认知,来自实践,来自与时俱进。当初建设新丰江水库,目的是蓄水、防洪、灌溉与发电,并没曾想到让它成为万绿湖,不仅仅是蓄水、灌溉与发电,还集旅游、水资源保护,环境建设,动植物培育与研究,深港地纯净水供给等等功能集于一身。是改革开放提高了人们的认知,知道了原来的功能远不足于大道与佳境了。水库该做强做大,做到最好,与时俱进。遍布水库内的一个岛屿以及附属的山水不能再是素面朝天了,该着装的着装,该打扮的打扮,让这绿绿得奇异,绿得圆满,绿得大气,绿得人们心旌摇晃,赞不绝口。于是,镜花缘、镜花岭、水月湾、龙凤岛、桂山风景区等等景点应运而生。一个个独具个性而又别有风韵,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环境保护,生态探索与研究,动植的呵护与发展,上了一个又一个台阶。万绿湖不仅游人如织,也成了白鹭 等候鸟眷恋的集结地。万绿湖水成为国家1级地表水自不必说了,就连最挑剔水质的桃花水母也应运在万绿湖诞生游弋了。

万绿湖赢得了省政府、中央人民政府的许多嘉奖和荣誉。比如国家级的森林公园,国家级的最佳旅游圣地,国家级的公园湿地等等,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名声,并不虚假。而我更感兴趣的,是这些年来,一个经济指标的统计:工业绩效统计为零。它的潜台词是,没有工厂,不见公司,各种污染为0。这说明河源人民为了这一弘碧水,作出了多大的努力和贡献。里面藏匿着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有一首山歌是这样唱的,它唱出了我们的心声和理想:    
  唉乃一声唱山歌,
  山歌过山又过河。
  身在福中我知福,
  万绿湖水养育了我。
  知恩图报山里人,
  世代永唱环保歌。
  山青青,水蓝蓝,
  头山白云一朵朵。
  出门一路树当伞,
  晚归鸟雀总唱歌。
  唉……身在福中我知福,
  世代永唱环保歌。

夜的眼

晚霞渐渐散去,夜幕缓缓降临,不知不觉,大地就被这无边的黑绒罩住了。

江边总有一盏渔火,映衬着夜的深䆳与神秘。点亮的刹那,是无言的信号,其他的渔火也陆续的接力,一盏,二盏,三盏,四盏……整个江面就被照得奇美绝妙。

我认识的初夜,就是这样的。

这应该是渔火的魅力,它比陆地的火光来得更早些。因为江面有风,有波涛,火光,是识别风与浪,照见诡异的夜的眼。

 渔火最美的光景是仲夏。艇仔粥,滚鱼汤,或其他与鱼有关的小食,借着渔火的指路,小艇在江上摇曳,穿梭往来。于岸边乘凉,却又嘴馋想饱饱口福的食客就会啊嗨一声招呼,小艇就停了下来,搭块板,让食客上船;或把吃食送到沙滩。有周到的,还不忘带上个小桌子,支在沙滩上,让食客吃的舒服。

时光荏苒,沧海桑田。最早点亮夜的渔火不再了。江,还是这条江,渔船却渐渐地少了,以至成了江面的点缀。渔民们都上了岸,帆影变屋影了,倒影在水中,叙说着曾经的过去。江岸的沙滩,不再裸露,都被改造兴建成亲水河道了。河道的中央,也许是过去的激流汹涌、旋涡诡异的地方吧,被一座大气高雅的音乐喷泉取代了。随之匹配的、相映美妙的亮丽灯火工程也灼灼在两岸了。初夜的美好,己不分春夏秋冬了,一年三百六十日,日日游人如鲫,亲水赏灯。最早点亮夜的,是准时“放映”的音乐喷泉和两岸辉映摇曳媲美的光的精灵。

 夜眼缠绵何处有?游人争说新丰江!

分享到:
我要评论
  您的称呼: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二维码
我要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