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公众号腾讯微博新浪微博

河源乡情报

最新文章

热门阅读

乡影

您的位置:河源乡情报 > 首页 > 乡影 > 阅读文章

河源归来不看村

点击阅读:2421次  发布时间:2016/9/12 16:57:06  [ ]

——苏家围断想

■李宗志

       作为资深行者,广东不少的客家古村基本上都留下过踪迹,唯独河源的古村始终缘悭一面。有幸的是近日参加河源乡情报社组织的“河源很美,乡情很近”采风活动,终于可以一睹河源客家古村的迷人风采。其中,苏家围古村,给我非常震撼的别样美感,并随之带来无尽的联想。
       苏家围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久社河与东江在此合流,河流的恬静、大江的狂野在此交汇、碰撞、融合,成就了苏家围的独特与秀美。从不断迁徙的历史看,客家人大多依山而居,所谓“逢山必有客,无客不住山”,而东坡先生的后人却独具慧眼,看中了苏家围这块江边宝地“择水而居”。或许我无法得知这选择是巧合还是其他原因,但我更愿意相信这应该是苏氏先祖的基因左右了这种选择:东坡先生诗词文章中经常出现,也是其一生最爱的两样东西:水与竹。在苏家围,这两样东西举目皆是。水韵江风,茂林修竹,为苏家围古村涂上了卓尔不群的底色。使人不由得概叹自然造化与人类智慧的融合是那样的天衣无缝。
       甫一踏进苏家围,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有别于其他客家古村建筑形式的古旧民居。苏家围民居的建筑布局和结构,是以“府第式”建筑为主体,这种建筑形式,继承了源远流长的传统中原士族的文化内涵。
       大多数客家古村建筑形式以园寨楼、方形楼(四角楼)为主,建筑物非常注重安全性、防御性和封闭性,但房屋一旦刻意强化了某种功能后,往往会出现另一些弊端:倘若置身这些高墙深院中,总会有些许挥之不去的沉重的压抑感。而在苏家围则充分体现出房屋设计建造者厚重的文化底蕴,苏家围古村的整体布局及其建筑形式,应该是客家村落建筑文化的另一流派,从而印证了客家文化的多元性。
       从永思堂到义峰苏公祠直至普通的民居,都可以让人隐约地感觉到其中有一种源自儒家士大夫阶层开放、包容与自信、自贵的气度。在这里,没有突兀的高墙,没有人造的藩篱,不难想象,一个不设防的村庄,毫无保留、毫无芥蒂地向世人敞开自己的怀抱,是需要怎样的底气和文化自信。放眼望去,田园、绿野、江岸、老榕、荷塘、古渡像一串圆润、美丽的珍珠天造地设般镶嵌在苏家围的周边。可以说,苏家围是我见过的村落与自然环境融合得最协调、最完美的一个村庄。相信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内心都会感到格外的宁静、平和,并会蓦然腾起一种游子回到故园才有的亲切与激动。
       当你独自缓缓漫步在苏家围古老、宁静的街巷中,有种从容、淡定的感觉慢慢注上心头。这里看不到匆匆的行色,听不见繁华的喧嚣,就连街边古宅门前青石板上慵懒地趴着的狗,也显得那么的与众不同:不欺生乱吠、不摇尾讨食,只是偶尔乜斜着眼睛爱理不理地打量着路过的游人,一切都是那么的恬静、闲适,就像农家酒坊里那一杯香甜甘醇的客家娘酒,让人陶醉其中。在这里,时间似乎慢了下来,很多东西似乎也都模糊了,不再那么清晰:农耕文化与现代文明的分野;古人与今人的区别,甚至庙堂与江湖的距离……
       在即将离开苏家围的时候,沿着清幽、静谧的义合古道我再一次来到最喜爱的东江古渡头,杵立在布满苔痕的古老石阶前,看着滔滔江水,听着拍岸涛声,思绪万千。几百年来,这里见证过多少人世间的悲欢离合,蓦地,我有种“穿越”的强烈欲望,幻想自己化身成为当年站在此地的某个人:或是送别征夫的妇人;或是苦等亲人消息的老翁;或是等待夫君归来的少妇,重新细细品味现代人被科技进步所泯灭的各种刻骨铭心的情感:“执手相看泪眼”的凄然;“家书抵万金”的欣喜;“过尽千帆皆不是”的失落。
       感谢苏家围!能有幸在此流连片刻,去眼中翳障、吐胸中故气、洗心中俗尘,享受一次非常愉悦的灵魂按摩,实人生一大快事!


我要评论
  您的称呼: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二维码
我要投稿